您的位置: 白山信息港 > 汽车

揭秘八宝山女入殓师从芣给自己化妆7z7z

发布时间:2019-06-16 16:55:42

揭秘八宝山女子“入殓师”:从不给自己化妆

杨薇薇(前)、曲杰(中)、赵荻正在做准备工作。

人来人往 的八宝山殡仪馆里安静肃穆。早晨6点,在5具需要整容的遗体前,杨薇薇换上粉色护士服,摘下团徽,别染指。

科班出身的 入殓师

死亡对我们来说,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死亡对她们来说,却是一天工作的开始。杨薇薇2011年来到八宝山殡仪馆,第二年赵荻、曲杰来了。三个女孩都是北京人,今年都只有24岁,同样毕业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现代殡仪与管理专业,杨薇薇比她俩早上学早毕业一年,得以成为行业人。去年底,三个女孩组成了八宝山 青清女子整容室 。

在杨薇薇之前,老 杠房 行业没有女人,更别说科班出身的女整容师了。甚至短短30多年前,八宝山也几乎没有整容师,人拉来直接火化。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生命愈加尊重,也愈加重视告别生命的仪式感,于是就有了代遗体美容师。

人的思想进步真快。再往后,逝去的年轻女孩通常不会穿寿衣,要换生前喜欢的新衣,因此家属在意起整容师的性别来。八宝山殡仪馆主任曹丽娟告诉: 很多女性逝者的家属提出来,能不能安排女整容师为我们服务。有些女逝者需要清洗、防腐、换衣。这个时候殡仪馆有女整容师就显得更加人性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慰藉了活着的人。

大三那一年,杨薇薇从社工专业转系到殡葬专业。赵荻是翻招生目录时,这个职业硬生生地闯进了她的眼里。而曲杰是父母支持她: 冷门,好找工作。从事这一行这一生都踏实。

盼着引入3D打印

杨薇薇每天要为五六具遗体整容,几年下来已为近万具遗体整容。给遗体整容没有时间标准,短则20多分钟,长则几天。有些逝者是自然死亡,涂上一层柔柔的淡妆就不再变得 冰冷 ,人也显得精神很多。有些人是因为高坠、车祸、火灾、溺水甚至刀砍而亡,整容的时间就会长很多这样的遗体三个女孩几乎每天都会看到。

杨薇薇整容的具遗体是一位被肢解的母亲。她用了一整天缝合这位不幸的女性。曲杰遇到的具遗体是因汽车自燃烧焦的人,遗体一请进来,工作间里满是烧煳的味道。她用两天时间为这位逝者拉直躯体、重塑复形,终让他恢复了生前原貌, 安详 离去。

都说是人选择了职业,其实也是职业挑中了人。大学同班40多人,从事这行的没几人。 就是因为他们胆儿小。其实我们也胆儿小。一个人都不敢走夜路,也从来不敢看鬼片。 三个女孩都这么说, 但工作起来,家属在外面哭声一片,等着、盼着见这一面,也就忘了害怕,心里想的只有工作。

三人有时一起逛街、看电影、下馆子。下馆子的时候,她们会无意识中谈起上午整过的遗体,说自己是使用了什么新技术才把逝者的头补上去的,再热闹的邻桌也会瞬间安静下来 看电影的时候,她们更关注演员脸上的伤疤。杨薇薇说: 既然电影化妆师能把伤疤做上去,我们也应该能把刀疤遮盖起来。 她甚至去买演员化妆常用的皮蜡和酒精胶。而赵荻更古灵精怪: 现在不是有3D打印了吗?我们就盼着赶紧投入使用呢。这样面目全非的死者就不用我们照着照片 塑 脸了。打出一张,贴上就直接能用了。

她们从不给自己化妆

由于每天的工作就是给遗体化妆,所以三个女孩从不给自己化妆。每天的工作就是面对无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原标题:“我们是逝者家属的圆梦人”

痛经
风疹症状
白塞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