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浙江一大学生向人社部申请公开全国临时工信

2018-12-06 21:45:31

浙江一大学生向人社部申请:公开全国临时工信息

中广北京6月1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前天,一位身穿写有“I'm not临时工”也就是“我不是临时工”字样文化衫的年轻人,来到杭州一所邮局,通过EMS寄出了一个信封。随后,他和这份快递都迅速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他就是正在浙江理工大学法律专业读大二的魏煌雄,而这个信封里面装的,是一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在所需信息一览里,魏煌雄用黑色签字笔这样写道:在行政机关的人事管理系统中,“临时工”的定义是什么?在人社部的统计数据中,我国共有多少名公务员?又有多少名“临时工”?

简单地说,魏煌雄向人社部申请的,是一份全国的“临时工”信息。没有悬念,他的直接动因,就是近频频出现的所谓“临时工当挡箭牌”现象。

魏煌雄:我个人是学习法律的,对这些关键词我还是比较敏感,近老有一些临时工出事,总是让我们感觉很郁闷。我就搜集了很多资料,他人的资料,包括《劳动合同法》、《行政法》、《行政强制法》等等,各方面的法律查完之后我发现,一,没有发现什么是临时工,二,临时工的这个定义到现在都没有一个,95年之前还是有,95年之后就是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的不法的东西。但近来,行政部门带头来做,这是很难理解的事。

没错,其实正如魏煌雄所说,严格意义上讲,我国根本就不存在“临时工”这种用工形式。在《劳动合同法》实施之后,用人单位用工必须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只要签了合同,就不是临时工;而凡是没有签合同的,都是非法用工。

然而,在我们的印象里,“临时工”这个词,却远没有像法律规定的那样,应该已经消失18年之久。相反,这个词却频频见诸报端。

延安城管,打人的是“临时工”;安徽怀远县看疃小学猥亵小学生的,是临时代课教师。稍远点的事,当年忽悠了一堆人的“共和国脊梁”颁奖,伪造文件的是“临时工”;说高校乱收费不算大事的某省教育厅中心主任,也是“临时工”。魏煌雄表示,这就是他这次申请信息公开的第二个动因。

魏煌雄:另外一个,目前我们行政部门通过临时工,推出来来做挡箭牌,这样话,是否合理、合情、合法?根据我们《侵权法》规定,用人单位在职工工作过程中,给对方或他人造成损害的时候,用人单位它是要承担的。但是你不能把全部推到“临时工”的身上,这完全是不公平的。

以上都是魏煌雄对用人单位的一些看法,那么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对于这个理论上压根就不存在,实际上却成为了一个现象事件的所谓“临时工”群体,他又是怎么看的呢?假如他申请的信息都能得到公开,下一步他又有什么计划呢?

魏煌雄:我个人对“临时工”的看法保持中立,因为受害者他不单单是被“暴力执法”的这一方面,或者是被暴力执法非法执法这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临时工本身也是一个受害者。我会形成一个调查报告,比如说关于“临时工”何去何从这么一个报告出来,包括制度层面上,临时工制度怎么改革,到底是改,还是彻底废除掉,我当做一个个人的调查实践报告来做的。

不过,在魏煌雄表明对“临时工”保持中立看法的同时,他也承认,这次申请公开“临时工”信息,也是在为自己这样的大学生谋利益。这也许就是他的第三个动因。

魏煌雄:之前有做过一些调查,然后很多人是来吐槽的,他说“我也是临时工”。我是大二了,万一我两年之后也是临时工怎么办。不管是不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我至少让自己明白,明白这么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也是切实这关乎我们所有人的切身利益。能够通过我的社会实践,让别人真正能够来关注这个事情,很多友也是比较支持的,关键是在做事而不是作秀。

昨天晚上,我们也查了一下魏煌雄这份快递的状态,显示已经离开杭州处理中心,发往北京市了。看来人社部应该马上就能收到这份快递。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答复的期限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魏煌雄对此还是充满了期待。

魏煌雄:15个工作日,这阶段,我估计他会给我个吧。

原标题:浙江一大学生向人社部申请:公开全国临时工信息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李晓玉

捕鱼赢钱
郑州押车贷款
艾米粒紧致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