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信息港 > 美食

妖魁 第七章 话痨大帝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08

妖魁 第七章 话痨大帝

光明之森外,人来人往,声音嘈杂,除了许多客栈、商铺之外,沿路边还摆放着一个个摊位,中间隐约引出一条供人通行的大道。

“小娃子,这黑曜果你留一颗回去交任务就可以了。这年头的宗门也真是黑,一颗黑曜果远比一百妖石来得珍贵多了,也就你们这些傻愣愣的会老实上交换取妖石。”

妖宫之内,青羽大帝语气轻蔑道。

苏贤脸上一黑,陷入一种极度无语的状态,他本来就没想把十颗黑曜果都上交啊,好东西自己不留着,他是这种涉世不深的愣头青吗?

走在许多小摊边,苏贤目光如炬地扫过摊位上盛放的物品,神情平静,丝毫没有一点动心的想法。

“说你几句你还不乐意了,那你说说,其余黑曜果你怎么处理?”青羽大帝喋喋不休道,“炼制锻体丹?据我所知,那黑黑的小娃娃这十六年可没带你观摩过炼丹之术,你连阶的一阶锻体丹都不可能会炼制啊!”

“再说,锻体丹是为武修准备的,妖修可不需要炼体丹药。”

苏贤万万没有想到堂堂远古三大帝之一的青羽大帝居然是个啰嗦至极的话痨大帝,但是青羽的一席话却让苏贤眼前一亮,问道:“无锋大帝不就是妖武同修吗?难道我不能妖武双修?”

闻言,青羽噗嗤一笑,颇为嘲弄道:“古无锋是古无锋,那厮就是个修炼狂魔,天资卓绝,举世无双,就连我的天赋都无法与其比拟,你咋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还想妖武双修。你知道古无锋是多少岁登临帝位的吗?”

说起无锋大帝,就连苏贤都听出了青羽口中的欣赏之意,作为身处同一时代的远古三大帝,只有青羽知道古无锋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那是一个不朽的传奇!

“五十岁。”苏贤眼神一震,回忆道。

青羽目光深沉,微微一叹,怀念道:“没错,而我三十岁就晋升妖帝了。”

苏贤心中骂娘,这帮人都是一群什么妖孽?

他们真的是人吗?

“那你知道古无锋又用了多少年修炼到妖帝吗?”

“五十年……你只用了十年。”

这一次,苏贤还没等青羽问话,就把两个答案都说了出来。

“不错。我四十岁的时候古无锋已经一百岁了,我凭借妖宫中的八大妖兽横扫四海八荒,但是,碰到古无锋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绝世天骄。我根本无法撼动他的肉身,我八大妖兽齐出,相当于在跟对面九个妖帝在打架,其中一个还是帝妖榜第十的无锋剑兽……”

“那种深不可测之感,你知道当时的我多么绝望,心有多累吗?”

苏贤眼中涌现出好奇的光芒,听一代大帝讲述当年的故事,内心一片狂热,急切追问道:“然后呢?”

“平局啊!”青羽淡淡一笑,颇为装逼。

其中的细节苏贤无法想象,但是青羽一定也有他的过人之处,否则也不可能平局收场,而且远古三大帝中的排名,青羽可是隐约位于的,个中含义不言而喻。

“这些都不是重点,妖武双修让古无锋当时立于不败之地,却也酿造了他难以两者同时突破到祖境的尴尬处境,其实他随时可以突破妖祖的瓶颈了,但是他却迟迟触不到武祖的门槛……”

“就连古无锋那等震古烁今的天资都做不到,至少在我陨落前我都没见其突破,你是哪来的自信妖武同修呢?”

青羽这振聋发聩的一问,犹如晨钟暮鼓,重重敲响在了苏贤的脑海,他不禁低头沉思,久久沉默着。

妖武同修,不仅要花更多的精力,还要面临难以突破祖境的困境,这还如何问鼎修炼一途的?

青羽见自己似乎把苏贤打击到了,眸中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笑意,老脸上却有点挂不住,试图安慰道:“其实你完全不必去学古无锋那个变态。你知道月皓吗?”

“知道,就是皓月大帝。”苏贤深深吸了口气,从妖武同修的选择中挣扎而出,回道。

“月皓可以说是我们三大帝之中资质差的,差得无以复加,一百岁左右才修炼到妖帝,两百岁才夺得了远古三大帝的头衔,就连我见他一面,都要尊称一声老头子或者前辈。”

苏贤傻眼了,一百岁修炼到妖帝你跟我说天资极差?

那你让那些五六百岁的白头发老爷爷情何以堪?

“但是,你知道月皓的月铜傀吗?卧槽,那他妈的还能叫月铜傀吗?那简直是一尊战神啊!月皓对于月铜傀的理解是超时代的,完全是睥睨天下的,傲绝寰宇。”

就连与其齐名的青羽都忍不住爆粗口,可见这月铜傀对他造成的震撼是多么巨大了。

“当时的我和古无锋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宁可跟对方打,也不能跟月皓打,那老家伙的月铜傀简直是……不行,我形容不来了。”

“不过,小家伙,你一定懂我意思的对吧?”青羽似乎在朝苏贤挤眉弄眼,暗示道。

苏贤眼中灵光一现,恍悟道:“你的意思是,我的月铜傀有朝一日也可以达到皓月大帝那个层次?”

“我可是了解皓月大帝的人之一了。有我在,有什么不可能的?”青羽得意洋洋道。

“可是,我妖宫中拥有你的残念,还有月铜傀,如果我再走上妖武同修的道路,那我……是不是可以完全超越这十万年来一直被视为妖修的远古三大帝?”

一提出了这个假设,苏贤的眼中爆射出了无限精光,胸膛微微起伏,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毕竟这个想法实在太可怕了。

同时走上三个大帝走过的道路。这等壮举,十万年来都没有一个人尝试过,但是,偏偏苏贤符合了所有的条件。

这股狂热的念头一出来,就一直徘徊在苏贤的脑海之中,难以消散。

青羽那苍老的眸子里浮现一抹隐晦的笑意,不知是赞扬还是讥笑,调侃道:“小娃娃你怎么这么敢想?那本大帝还是个八阶炼丹师,你是不是也要学过去?”

青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远古时期那妖孽辈出的时代都无人都做到这种程度,如今这个天才贫瘠的年代,怎么可能?

这个时代太安逸了,再无那么动荡的风云去促成一个妖孽的崛起。

八阶炼丹师?

苏贤又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但是眸子却愈发明亮,那股信念如浩海山岳般不可动摇,在他的脑海中深深扎根了。

“为什么我不可以?”

“你们再妖孽,还不是没有打破妖帝的桎梏?”

“为什么十万年后的我,不能挑战远古的三大帝?”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苏贤在神念中的惊天三问,震得青羽双眸眯起,仿佛想起了当年那不可一世的自己。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的?

远古三大帝,本来就不是妖修的,为什么不可能有妖修达到远古三大帝都无法触及的呢?

闻言,青羽微微一怔,随即如释重负地笑了笑,眼神之中有一丝不可察觉的震动,旋即沉声道:“好久没看到这么有冲劲的年轻人了,既然你要疯,我就陪你疯一把,说不定真可以打破我们当年的神话呢?远古三大帝这包袱我可背得太久了,呵呵……”

就这样,苏贤这个初入妖修之途的十六岁少年,心血来潮地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回首,他可能会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难以实现的,变成了真真切切存在的事实!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苏贤将那颗躁动澎湃的心按捺下之时,眼神微微望向远方,只见那里人头攒动,似乎爆发着一场激烈的争斗。

苏贤也挤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人群之中,一道蓝袍身影坐在一边,很显然是摆摊之人,目光微垂,冷漠万分。

“山海宫的真传弟子?”

身为青丘门弟子,苏贤对天玄国的另外三大宗也有所了解,目光一凝,便看到了蓝袍上的宫殿图案。

山海宫内,山图案为外门,海图案为内门,宫图案就是真传弟子!

“小毛孩,我段爷看上你这破烂摊子是你的荣幸,拿本灵级妖术看看怎么了?还不给人看,你摆什么摊?”

段震是一位面容粗犷,声线极粗的大汉,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周身妖气鼓动,衣袍华贵,妖师五阶的修为,倒是有些横行于此地的资本。

不过,苏贤淡淡一笑,这次这家伙似乎踢到铁板了。

只见那蓝袍少年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着冰冷之色,手掌一掀,一本闪烁着银辉的册子出现在了摊面上,讽刺道:“你那是看吗?如果我不拦着你,你怕是已经揣在怀里走了吧?”

段震脸色一沉,怒火在眼眸中跳跃着。

“这段震在这一带强取豪夺惯了,今天还想脏一本灵级下品妖术,真是太不讲理了。”人群中有人议论着,听那厌恶的语气好像是曾被段震欺凌之人。

“嘘!这话可别被段震听到,照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听到了肯定找你麻烦。不过这少年的处境倒是有些凶险了,小小年纪,唉……”

这议论之声,蓝袍少年只是一笑置之,完全不放在心上。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段爷在这一带混那么久,还没见过敢拒绝我的人。”段震恶狠狠地威胁道,拳芒闪烁,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一般。

“现在不是有了吗?”蓝袍少年不屑地瞟了段震一眼,那种目光,似乎在俯视一只蝼蚁,淡漠轻狂。

“这是你逼我的,今天这妖术,你不给也得给!”

说完,周围妖风大作,一座火红色的妖宫骤然升起,一股炙热的气浪向四周扑来,众人皆是神色一惊,后退数步,为这两人腾出了一片空旷的场地。

“妖师五阶,烈焰狮!”有人惊呼道。

红光一闪,一道通体火红色毛发的烈焰狮踏空而出,犹如掌管烈火的巨兽,站在场地中懒洋洋地打了个喷嚏,空气之中都被这灼热的气息震得嘶嘶作响。

蓝袍少年的眼神平静如水,也不废话,全身妖气涌动,一道幽蓝色的妖宫缓缓升起,气息恐怖,宛如利剑出鞘,锋芒乍现。

只见一道幽蓝色的身影自妖宫之中暴掠而出,身法飘逸,潇洒如风。

突然,人群之中的苏贤瞳孔一缩,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刚出场的幽蓝色身影,眼眸之中涌现出了一股震惊之色。

“天哪!这是……”

当所有人看清了那道神秘身影之时,人群之中也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

云岩区人民医院
伊春市妇幼保健院
湖南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江门治牛皮癣的专家
武汉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