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白山信息港 > 游戏

血火天衣 第144章 螺旋之地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1:09

血火天衣 第144章 螺旋之地

这个世界似乎有些奇怪。

诚然,修炼心魂逆转的时候在意识中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奇怪的,然而这一次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仇无衣的脚步停了下来,脚尖点了点踩着的阶梯,随后传来了与现实完全相同的触感,虽然是意识中的世界,但自己的身体却能够感受到所有的东西,就像真正来到一个小小的异世界一样。

台阶并不是虚幻的东西。

这也是麻烦所在。

因为这次的世界,似乎有些过于真实了。

真实到仇无衣心中反而生出了更多的疑惑。

“看起来……根本没有尽头呢……”

仇无衣贴在台阶的边缘向下望去,意识世界中形成的身体永远是活动自如的,果不其然,在台阶的边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即使想直接跳下去都不可能。

而盘旋的台阶无论是向上看还是向下看都找不到尽头,这一点十分奇怪,按理说似乎不应该忘记来时的路,可是现实就是这样,仇无衣发现自己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长长的楼梯上走了多长时间。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孤身一人不停地下着台阶,无数次地重复着同样的举动。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发生,周围一切都是寂静的,由于并非现实世界,所以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能做的只有向下走,枯燥无味地向下走。

也许回头的话,就能轻易地返回原处吧?

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在心的深处迸出了小小的火花,尽管只有极短的一瞬而已。

仇无衣忽然停了一下,脸上随之浮现出无奈的苦笑。

这究竟是怎么了?

在接触张面具的时候,全身遭到剧烈的电流侵袭,几乎一瞬间就会晕厥,其中的痛苦至今仍然清晰地刻在脑海当中,不会忘记。

而接触到第二张面具的时候出现的则是恐怖的噪音,强烈噪音的轰击之下甚至连自己的意识都难以保持清醒,若非灵机一动借用了死音当做中和媒介,或许现在都很难成功。

与前两次相比,这一次却是如此的安静平和,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但唯独这一次,心中竟然萌生了退意。

“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仇无衣强迫自己抛弃了心中的疑惑,再度抖擞精神向着未知的远方走去。

一步,两步,眼中除了脚下的台阶以外,就是吞噬了一切的黑暗,怎么看都看不到黑暗背面所隐藏的东西,但台阶却看得一清二楚,它们就像能够发光一般,是黑暗世界存在的东西。

如果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或许感觉还会好些吧?仇无衣如此想到。

这不是艰苦的旅途,至少身体的感觉上是这样,怎么行走都感觉不到太大的疲累,更感觉不到日常的饥饿与口渴,似乎连心跳与身体的代谢都停止了。不过仇无衣知道现在的这一个身体并非自己的真身,而是意识的体,似乎感觉不到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奇怪的。

但仇无衣的心已经开始烦躁,始终一字型抿着的嘴唇浮现了微微的动摇,那是将牙齿紧咬的缘故。

身体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一件有生命的机器,膝盖关节处木然地弯曲,抬起腿,抬到一定高度,落下,转而进入第二个循环。

人的生命或许就是这样的,即使知道有多么无趣,却依然要进行无数麻木的循环,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

无数个机械般的人组成了世界的齿轮,支撑着社会与国家向前转动,而人的意义已经不重要了,世界所需要的只有齿轮而已。

“我……我在想什么啊!”

仇无衣猛地意识到自己居然陷入了死循环一般的思考囚笼,脑子里想的东西莫名其妙地变化着,有如台风袭来的大海,高低不平的浪花激荡不止,完全无法静下心来前行。

莫非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特质吗?

片刻的灵光使得仇无衣的脚步停了下来,停在一个没有任何个性的台阶上。

双脚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停歇,但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身体不需要休息,假如继续前进的话,无论是几十级上百级,甚至成千上万……大概都没问题吧。

仇无衣像木偶一样垂着双手,尽可能地放松,现在需要的是平静,但这实在难以做到,如果无法真正静下心来,就不可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毫无疑问,当自己踏上级台阶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面具对自己的考验之中,看似人畜无害的台阶其实是与电流和噪音完全相同的东西。

既然如此,总不会完全没有应对的方法吧?

稍稍定了定神,仇无衣在回头与前进之间毅然选择了后者,如果不出所料,从这个世界脱离的方法就是回转。

只要这么做了,一切努力都将化为泡影,谢凝的强大从始至终紧紧压迫着仇无衣的心脏,而这一次是自己的机会。

无论前方的路有多么困苦,仇无衣片刻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能后退。

螺旋状盘旋向下的阶梯之上有一个茫然的旅人。

仇无衣在心中间数着走过的台阶,但数到接近十万的时候放弃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长串彼此之间没有关联的数字,这些数字不代表任何意义,的作用就是提醒自己不要让意识模糊。

不,或许根本就没有如此伟大的用途,那些数字应该只是梦呓吧。

对于事情的真相,仇无衣已经不太在意了。

反反复复的同样动作已经让大脑趋于僵化,如果不是一直在重复杂乱的数字而保留着一丝清醒,或许早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能够用脑子考虑的事情早就考虑得干干净净,在这漫长而枯燥的行为当中,不知经历了几年,还是几十年,身体还没有腐朽,因为一直持续着下台阶的动作,但精神却已经到了极限。

仇无衣的双目已然变成了朽木的颜色,瞳仁早就忘掉了该如何转动,上半身微微地弓着,不知保持了多久这么一个同样的姿势,腰椎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仿佛那弓起的骨头已经不属于自己。

不仅如此,身体的每一个零件都一样,除了运动不停的双腿之外其他的器官早就在积年累月的停滞当中完全退化了,变成了人形的化石。

开始总还用得上眼睛,因为偶尔还要确认一下下面的路,可是在反反复复同样结果的打击之下,仇无衣渐渐不再去看,反正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到尽头,就算张开眼睛,能够从视野中找到的东西也仅有绝望罢了。

再这样走下去,身体大概会完全老化而死掉吧。

仇无衣僵硬的脸早就做不出任何表情,就算脑子还会考虑一些不同的东西,身体却已经跟不上大脑的步骤。

终于,身体的僵硬已经蔓延到血管中流淌的血液,体温随着血液的凝固而不断下降,但身体的肌肉骨骼早已经僵硬到不可能感觉到温度的模样。

踏在台阶上的左脚忽然一晃,仇无衣的身体笔直地倒了下去,沿着台阶滚落。

没有痛苦,早就没有痛苦了,会这样一直滚下去吗?

事实上并没有。

仇无衣只不过滚落了七节台阶,之后就直挺挺地躺在台阶的侧面,既站不起来,又无法继续滚落。

结束了。

仇无衣的眼皮随着一枚能够活动的脑细胞的停止而合上,死亡,全身机能停止而导致的死亡终于降临到他的身上。

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没有到达终点,实在是可惜。

假如清醒过来,应该会到达更远的地方吧?

的一瞬竟是如此的漫长,仇无衣终于抛下了全部的压力,将仅存的意识投身于为安稳的深渊之中。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层淡淡的光芒自仇无衣灰白色的躯体内部冲出,光芒在台阶上汇聚成一个不大的光团,里面赫然出现一张流淌着血泪的奇怪面具。

“怎么回事!”

仇无衣一声大叫,整个然从台阶上弹了起来,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无比充沛,与刚才那副死人的模样全然不同。

当仇无衣看到面具就漂浮在自己头顶的时候,依然没有回想起自己是如何接触到它的,仿佛数十年,数百年的枯燥旅程貌似只是一场梦而已,时间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流动。

“死?”

仇无衣疑惑地抬起了手,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了面具的本体,这一张面具所代表的是潜藏在心中的善意。

而心魂逆转的考验,似乎就是在永无止境的台阶上盘旋而下,一直走到身体崩溃而生命之火熄灭。

之前的两张面具虽然痛苦,却还不至于要让自己在这里直接死掉的程度,善意……贯彻心中的善良莫非真的那么困难?

“那是没有终点的路,然而无论多么迷惘的方向,都要凭着双脚走过。”

“你……你是!”

仇无衣惊愕万千地望向脑后声音传来的方向,又有一张面具从黑暗中浮现。

那张面具,似乎见过。

面具上刻着的是一张迟疑而茫然的脸,就像在无数道路之间迷失的人一般。

“你是……我心中的迷惘……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的迷惘……”

诸多记忆自仇无衣的心中浮现,没想到在心魂逆转之中竟然与第四张面具产生了共鸣。

“只要肯不断前行,再崎岖的地方都是你和我前进的方向。”

面具当中响起了欣慰的声音,迷惘的脸化作一个小小的光球,飞一般地钻入了仇无衣的胸口。黑暗的世界就此崩塌,远方的宇宙当中传来了庄重而悠远的话语,仇无衣不由自主地向着天边望去,却只能看到黑色的天空,然而那一句句铿锵有力的话却深深地印在了心中

――孤身一人徘徊血染尘世,无人为友,无人追随,所经之地唯有战火荒芜,若白昼已无光芒照耀,黑夜已无璀璨星辰,仁义弃如敝履而世人悲苦哀鸣,吾愿背负万恶而行善。

荆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癫痫病医院
济南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乌鲁木齐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