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北大马克思主义教育散记

2018-11-06 18:10:34
北大马克思主义教育散记 金秋十月,首届 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即将在北京大学召开,此时此刻,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耕耘在北大马克思主义园地里的前辈 李大钊、冯定和敬爱的黄枬森老师等。

黄老师离开我们快三年了,这些日子里,他在我心中像一颗不断生长的树变得高大伟岸,往事记忆犹心。

一、仁者寿 黄老师走了,92岁高龄的他溘然长逝于北京冬日的雾霾里,离春天的到来就差11天。

2013年1月25日清晨,我去学校计算中心参加硕士研究生政治理论课入学考试阅卷,在入口处遇见王强,他伤心地告诉我:黄枬森老师昨天走了。

我自语道:怎么会呢?刚住院没几天,怎么就走了!他说:学校已下正式通知。

这时候我明白了,黄老师真的离开了我们,不能和大家一起欣赏今年的春色。

从此刻起,我的心情像雾霾笼罩的北京,晦暗不明。

为了排解内心的晦暗不明,我几次到四院哲学系灵堂,见到鲜花上方悬挂着黄老师的遗像,遗像充满慈祥。

抬头望见他柔和目光,我感到极大抚慰,身心松快许多,犹如他活着时,一次次为我们破解内心困惑,为我们解决学术困难,为我们遣散思想迷雾。

2月1日,在八宝山与黄老师告别,他躺在鲜花翠柏中,鲜红的党旗覆盖在身上。

在哀乐声里,在泪光中,黄老师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毕生酷爱的哲学和教育事业;离开了他的亲人和朋友;离开了他的同事和学生;离开了他生活、学习和工作7十年的北京大学;离开了这个曾把他推向人生高峰,又曾让他跌入谷底的地方。

在未名湖畔、在教室里、在校园里、在会场上,在这个世上,我们再也见不到他。

但是在他的著作里、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梦里,我们与黄老师在一起思考、对话和游耍。

他的著作不朽,他的思想不朽,他的风范不朽,黄枬森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我一直期待黄老师长寿,像期待父母长寿一样。

2012年10月26日上午,哲学系举行建系百周年纪念大会,黄老师在主席台上与三千多名系友共庆哲学系生日。

那天黄老师带着手杖,与其他三位老师接受哲学系颁发的 哲学教育终身成就奖 ,这是我次在公开场面见黄老师带手杖,毕竟是91岁的老人了。

但三个小时大会,黄老师未曾离开。

那时我脑海又浮现一个念头:黄老师能突破百岁关口,我在内心祝福他成为百岁老人。

我期待黄老师长寿。

次有这样想法是在他八十岁时,2001年的春天,谢龙老师主持召开关于 纪念冯定诞辰百年 筹备会。

在准备会上,黄老师发言认为:冯定贡献很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